商标被所有人停止使用后,其他人是否可以使用该商标?

Posted by on Jul 26, 2012 in 知识产权 |

作者: 赵鲲律师

商标权是通过使用获得,而且必须通过持续使用来维持。商标所有人一旦暂停或者停止在市场中使用该商标,那么他有可能面临失去商标权的风险。

商标法,即兰哈姆法(Lanham Act) 45章中规定“当一个商标被停止使用并且所有人没有继续使用的意图时,该商标被视作放弃。没有继续使用的意图可以被间接证据来推断。连续三年未使用即可初步认定放弃。”如果商标被认定放弃,所有人就不能再主张商标权。该商标将重新回到不受商标权限制的状态。所有人都可以根据商标法中优先权的规定,来获得商标权。换句话说,如果商标被认定放弃,那么所有人均可以通过谁先注册或者谁先使用的原则来重新获得该商标的商标权。

由此,认定放弃商标有两个要件:(1)未使用和(2)没有继续使用的意图。连续三年未使用构成可予驳回的放弃推定。“没有继续使用的意图”并不是指永远不使用,而是指没有在可预见的将来使用的意图。如果商标所有人暂停或者停止使用一商标超过三年,那么在别人主张商标已经被放弃时,所有人必须提供其暂停使用的原因以及继续使用的计划和条件来反驳他人对于商标放弃认定的主张。证明所有人有继续使用的意图的证据必须发生在暂停使用三年以内。口头声称将来会使用是远远不够的。

以上的规定同时也提醒商家注意,当一个企业由于一些原因打算暂停使用商标时,它应该正确地记录暂停使用的原因以及将来重新使用的情况和时间,保护企业的商誉和辛苦争取来的商标知名度。从而防备他人主张企业已经放弃这个商标,保护所有人继续享有该商标权。

Read More

企业法定名称、商号和商标的区别

Posted by on Jun 26, 2012 in 中国直接投资, 知识产权 |

作者:赵鲲律师

在现今商业环境下,企业的知名度是非常宝贵的。许多商家都致力于推广他们的品牌,提升企业的知名度。然而,在企业成立和经营过程中,人们往往会遇到企业法定名称、商号与商标等等法律概念。这些法律概念既关联却又不同,造成许多人分不清他们之间的区别,对企业的经营和建立商誉造成不利影响。

企业法定名称

企业法定名称是企业在州政府登记创立独立法人时注册的名称。一个企业只能有一个法定名称。在企业申请注册新法人时,州政府会确保企业申请注册的法定名称和登记在册的其他企业的名称不同。如果申请注册的法人名称已经被他人使用并登记在册,州政府会拒绝登记,并要求申请人注册不同的名称。因此,企业的法定名称是用来识别不同的企业法人的,例如Apple, Inc.(苹果公司),Doctor’s Associates, Inc. (Subway连锁的所有人)和General Electric Company (通用电气公司)。

商号

州政府还允许个人和企业在经营中使用不同于其法定名称的“别名”。该别名在使用前必须经过州政府的登记,俗称“商号。”例如,如果有人注册一个法定名称为“甲乙丙公司”来经营一个海鲜餐馆。如果将这个海鲜餐馆叫做“深蓝海鲜餐馆,”那么这会比使用“甲乙丙餐馆”更加吸引客人。如果甲乙丙公司将“深蓝海鲜餐馆”在州政府注册为别名,那么它可以在经营中对外称“深蓝海鲜餐馆”而不用“甲乙丙公司。”通过在州政府登记,如果发生纠纷或者其他法律问题,公众可以通过别名来确定背后真正的企业法人。

商标

商标是用来识别各种商品和服务来源的标识。商标通常由任何字、词组、标识或者任何他们的组合构成。商标通常用在企业生产的商品上或者提供的服务中,例如“GOOGLE”用在电子储存服务、“NIKE”用在体育产品上、以及“Subway, eat fresh”用在三明治店等等。

企业的法定名称和别名如果具备显著性并且不同于商业流通中的其他商标,那么他们本身在很多时候可以被注册为商标。例如,“Google”商标被用来辨别谷歌公司的电子存储服务,以及“Nike”商标被用来辨别耐克公司的体育产品。一个企业法人只能有一个法定名称,但可以有多个商标来识别其一系列不同的产品或服务。例如,谷歌公司旗下拥有“YOUTUBE、”“ADWORDS、”“CHROME、”和“G+”等等商标来区别其不同种类的服务。

各企业应当认识到,在州政府成功注册企业法定名称或者别名并不意味着企业可以自由使用该名称或者别名。州政府的注册只是确保企业申请注册的法定名称和别名不同于已经登记在册的企业名称。然而,已经在商业流通领域中使用的商标可能和企业申请注册的法定名称和别名相近或者相同。在这种情况下,商标所有人的商标权将优先于州政府对于企业法定名称和别名的授权使用,并限制企业法定名称和别名在市场中的使用。

因此,人们在注册企业法定名称和别名时,尤其是打算将法定名称和别名注册为商标时,应当采取进一步排查,确保给企业所取的法定名称或者别名不会对已经在商业流通环节使用的商标构成侵权。

Read More

竞业禁止协议常见问题一二三

Posted by on Jan 25, 2012 in 劳动雇佣, 知识产权 |

作者:赵鲲律师

当一个企业最重要的资产是例如敏感的技术和经营信息等未公开的商业秘密时,企业一般要求其员工同企业签订保密合同和竞业禁止协议来保护企业的商业秘密,确保在市场中的领先地位。

保密合同要求获得秘密信息的员工对该信息继续保密,不得将该信息泄露给他人。另一方面,竞业禁止协议则是用来限制员工在与企业解除劳动合同之后的行为,防止员工使用其在任职期间获得的公司资源、知识、敏感商业秘密或者商机,直接或者间接地同原企业竞争。

在新泽西和纽约州,企业和员工签订的保密合同通常是有效的,但是那些限制竞争的合同,例如竞业禁止协议,在法律上通常不被认可。新泽西和纽约州的法律只认可合理的竞业禁止协议。

一个竞业禁止协议是否合理通常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因此企业在起草竞业禁止合同时,需要确定:(1)限制条款是否是保护企业合法利益所必须的;(2)是否给员工择业造成过度困难;(3)是否会伤害公共利益。

为了使竞业禁止协议合理有效,企业需要证明其确实需要限制竞争来保护其合法利益,例如保护企业商业秘密,保护企业对员工培养上的投入,以及保护企业的客户群。另外,企业在确保竞业禁止协议的限制条款的合理性时需要考虑三点:限制期间、限制地域和限制行为。企业对于员工在时间、地域和行为的竞争限制不得超过保护其合法利益所必须的程度和范围。

如果您对竞业禁止协议和保密合同有任何问题,或者需要任何咨询和帮助,欢迎与我们联系。

Read More

他人商标为我所用-在关键词搜索中使用商标词

Posted by on Nov 22, 2011 in 知识产权 |

2011年11月22日

作者:赵鲲律师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更新和发展,由关键词激活的网上广告软件已经越来越有效。例如,谷歌的Adwords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网上广告工具。它可以人为操纵搜索结果将广告者的网页优先放在其他搜索结果之前。一个简单的Adwords文字广告包含一个可以链接到广告者网站的标题,紧跟一行或者几行扼要的描述性文字和广告者网站地址。一个广告者可以向谷歌购买和广告者的网站相关联的关键词。当上网者使用谷歌搜索和输入关键词时,广告者的网站的其他搜索结果会同时出现在结果网页上。类似的程序可以运用在当今最流行的智慧手机和iPad等电子产品和网络上。

在公司做网络广告时,他们可能希望利用竞争对手的商标在行业中所建立的影响力和知名度。企业在互联网关键词搜索广告中购买商标词作为搜索关键词几种为数不多的合法使用他人商标的方式中的一种,例如在谷歌Adwords和微软的Bing上使用这一方法。

关于一个广告者能否合法使用商标作为搜索关键词的讨论很早在美国联邦第九巡回法院的Brookfield Communications, Inc. v. West Coast Entertainment Corp., 174 F.3d 1036 (9th Cir. 1999) 一案中有所阐述。当时,虽然搜索结果没有造成消费者混淆商品来源,美国联邦第九巡回法院根据“最初兴趣混淆”原则,判定使用商标作为网络广告搜索关键词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

在Brookfield判决生效之后的12年中,有关互联网的商标侵权的案例法发生和很大的演变。美国联邦第九巡回法院最近的一个案例,Network Automation, Inc. v. Advanced Systems Concepts., 638 F.3d 1137 (9th Cir. 2011), 解释了分析和认定有关互联网上使用他人商标的具体检验标准。在Network Automation一案中,被告在搜索引擎广告中购买了原告的“ActiveBatch”商标作为搜索关键词。当该关键词被输入到一些搜索引擎,例如谷歌或者微软的“Bing,”搜索结果页面会显示 www.NetworkAutomation.com作为广告链接。

第九巡回法院解释其判决时同意第二巡回法院认定该使用构成美国商标法“在商业流通领域使用”的法律概念。但是,第九巡回法院拒绝拘泥于Brookfield中列明的Trokia因素。相反,法院坚持了两条基本的原则作为认定有关搜索引擎关键词搜索商标侵权的问题:(1)Sleekcraft一案只是列举了的八项评判因素,但并没有穷尽;(2)法庭在分析这些因素时应当有灵活性,特别是在互联网商务的背景下。法院进一步强调认定商标侵权最根本要件是看有没有混淆消费者对于商品出处的认定的可能。当法庭在认定最初兴趣混淆时,商标所有人必须证明被告的行为可能有混淆消费者对于商品出处的认定,而不是仅仅证明有消费者分流。

在分析和权衡Sleekcraft八项因素时,法庭指出了对于分析关键词广告最相关联的四项因素:(1)商标本身的强弱;(2)造成实际混淆的证据;(3)具体商品以及消费者对于该商品的关注程度;(4)广告的标识以显示在搜索结果页面上的具体广告及其周边文字。值得注意的是,鉴于网上广告和网上商购已经非常普及,法院在分析是否侵权时给于“类似的市场销售渠道”和“消费者的注意程度”这两个因素很少的权重。最后,第九巡回法院认为下级法院没有灵活适用Sleekcraft所列因素而是错误地依赖“Internet Troika”因素,并且推翻了下级法院的判决。

第九巡回法院的这个判决暗示了在搜索引擎广告中购买和使用商标词并不理所当然的构成商标侵权。这一判决还澄清了在互联网商务背景下的商标侵权的认定标准。对于所有将来的案件来讲,美国法院将会根据具体案件灵活地适用传统的Sleekcraft所列明的分析因素来评判是否构成商标侵权。

Read More